Tag Archives: 霸氣封王 千古一帝「秦始皇」 一指塗破千古簾 瘋癲手指畫家「匡乙」破解千機【記者陳宥森/報導】

霸氣封王 千古一帝「秦始皇」 一指塗破千古簾 瘋癲手指畫家「匡乙」破解千機

圖文:千古一帝「秦始皇」, 瘋癲手指畫家「匡乙」龍袍接駕移外聖拍。(記者陳宥森/攝)

【記者陳宥森/臺南報導】秦始皇(前259年—前210年),嬴姓,趙氏,名政,秦莊襄王之子,出生於趙國都城邯鄲,十三歲繼承王位,三十九歲稱皇帝,在位三十七年,中國歷史上著名的政治家、戰略家、改革家,首位完成華夏大一統的鐵腕政治人物,建立首個多民族的中央集權國家,曾採用三皇之「皇」、五帝之「帝」構成「皇帝」的稱號,是古今中外第一個稱皇帝的封建王朝君主。圖文:千古一帝「秦始皇」, 瘋癲手指畫家「匡乙」龍袍接駕移外聖拍。(記者陳宥森/攝)

秦始皇在中央創建皇帝制度,實行三公九卿,管理國家大事。地方上廢除分封制,代以郡縣制,同時書同文,車同軌,統一度量衡。對外北擊匈奴,南征百越,修築萬里長城,修築靈渠,溝通水系。還把中國推向大一統時代,為建立專制主義中央集權制度開創新局面。對中國和世界歷史產生深遠影響,奠定中國兩千餘年政治制度基本格局,他被明代思想家李贄譽為「千古一帝」。

瘋癲手指畫家「匡乙」自小勇於挑戰歷史人物畫像,把腦子內所研讀來影嚮世代的中國歷史人物,記憶如鋼鐵銅牆般的寶庫緊密結合深鎖於日夜天地之間。秦王畫作是「匡乙」深藏心肺50年刻心瀝血的挑戰,幼年因怪無友,因病嚐苦,因畫閉室,始終暗無天日,與歷代朝物,糾葛不清,練就一身非皮墨所接觸之魂感,別人畫作不是在環境優美 ,如詩如畫般的仙境中作畫,就是在畫具齊全,潔麗明亮的空調貴室內畫作,手指畫匠「匡乙」正好相反,畫作時辰,往往都是夜深人靜,外無明光萬物沉睡之際,右指塗畫左指捏棉棒微修,點著一盞20W的古老燈炮,打著手機的白光,唯一陪在身邊賞作的也只有長六隻細腿的蚊子,以及堆滿如山的空寶特瓶及食物盒發出的悶臭味,陪著一起神遊秦王時代民風樸樸的逆境,也因與眾怪異才能魂魄放空,結合在靈界的空間摸骨架畫,入木三分則入骨七分,九成成魂一成成畫,如此媲美古今中外(魂風畫匠/匡乙)瀝命之作的解密。

手指畫匠「匡乙」降畫秦王五官,眉眼霸氣如魔,鼻樑如雷柱,嘴角如怒海 鬚毛如雨瀑,額頭如天廷,直視敵不戰而慌,龍袍一眼成真,龍劍一握如電,未拔見光,行走間如雷巨石,整尊如地獄閻王,霸氣煞城,無人敢言,無靜無呼,背景後的古文更是歷劫滄桑,千古還真,古墓崛起,震驚視覺,百聞千奇舉世的畫作。

手指畫匠「匡乙」為配合「千古一帝/秦王」尊畫之作,特地龍袍皇冠,恭移室外,在老榕蔭下聖拍以示尊皇。此畫收藏於學甲老塘湖藝術村(匡乙畫廊/展示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