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經典》

歷史的捕捉者《經典》雜誌 壯遊20年 攝影展。(記者張文晃翻攝)

歷史的捕捉者《經典》雜誌 壯遊20年 攝影展

【記者張文晃/高雄報導】

台灣是個特殊的社會,原本就存在著淺碟性格,特別在一九八七年解嚴後,隨著各方媒體如雨後春筍般冒出,隱藏在背後的主導力量,也由舊有的政治力,轉換為經濟力量。

一九九八年八月,一個不喧嘩、致力默默耕耘人文厚度、務求台灣成為一個愛知、樂智社會的平面媒體:《經典》雜誌逆勢出現。秉持新聞專業與公共服務的思維,在慈濟基金會的支持下,有感於現場的力量,《經典》除了特重影像的捕捉,自信是台灣影像最傑出的平面媒體外,為了獲取第一手資料,《經典》跋涉於叢山峻嶺間,發現長江、黃河、湄公河;愛河、淡水河與濁水溪等河川的源頭,重新界定地理上的大發現(見《行雲流水》、《川流台灣》等書)……為了替島嶼的困境尋求解方,更遠赴丹麥、瑞士、德國、荷蘭等先進國家,深入歷史糾結甚深的巴爾幹半島、敘利亞、以色列等地,在他國的故事中,看見自己的不足與盲點 (見《想望家園》、《小國大業》、《紛分合和》等書)……

歷史的捕捉者《經典》雜誌 壯遊20年 攝影展。(記者張文晃翻攝)

歷史的捕捉者《經典》雜誌 壯遊20年 攝影展。(記者張文晃翻攝)

二十年來,《經典》引領讀者,發現知識版圖上猶存的未知,動輒以長達一年、兩年、甚至三年的時間,陸續完成了《西域記風塵》、《鄭和下西洋》、《台灣外來種》、《我們姓台灣》等大型製作;探索史前與當代歷史、世界分合的國度,投入《發現南島》、《考古台灣》、《台灣脈動》、《山國誌》及《唐風綢繆》等報導;最後,在一次次有關社區營造、食品安全、環境保護與自然生態的不間斷報導中,貫穿其中的,是不變的人文關懷。

不管是西方或東方社會裡,皆存在著壯遊的傳統。從創作〈壯遊〉一詩的杜甫,西天取經的唐玄奘、七下西洋的明鄭和,乃至哥倫布與馬可波羅,所謂的Grand Tour,必然同時是地理上的移動與心靈上的追求;更重要的是,如果沒有高度集中的意志、妥善的計畫、長期的堅持,再偉大的理念也無從落實,《經典》二十週年慶與攝影展,故以之命名。

所以,在創刊二十年的今天,《經典》在藝文氣息濃厚的高雄文化中心辦理戶外攝影展,與社區民眾共同回顧《經典》一路走來的雪泥鴻爪外,也是給多年來支持我們的讀者,以及養育我們的這塊珍愛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