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楔子總論

不絕的哀泣

一位女兒,在凌晨的街道上追著一輛白色箱型車奔跑,哀戚的呼喚著,媽,媽。箱型車裡,載著她的媽媽跟另外五具屍體。這是一個月前,武漢肺炎早期,發生在武漢街頭的一個畫面,也是常見的畫面。

一位老婦人,她的先生在疫情中先走了,她也染上病毒。她不怕死,但是當醫院以她尚未符合資格為由拒絕讓她入院治療的時候,她卻在馬得里街頭的一個噴泉邊,用西班牙式的垂手頓足,嘶聲怒吼,抗議不義。她不怕死,但她強烈的害怕在家隔離會把病毒傳染給家裡三代十幾個成員。

二月間中旬,當武漢肺炎還只是中國大陸一個單一地方的災難時,已有千年歷史的威尼斯嘉年華依舊如期展開,熱鬧非凡。不過,義大利證府隨即宣佈禁令,在嘉年華第三天強制停止活動。但是,這項看似超前部署的決策,已挽救不了已經悄悄蔓延開來的瘟疫災難。

很快的,幾乎就在短短一個月內,義大利就淪為全球災情最慘重的國家,除了死亡率逼近10%,超過6000個死亡者的訃聞佔滿報紙版免,棺槨停滿教堂之外,更有數十位在第一線作戰的醫護人員也慘烈犧牲。

在疫情嚴峻的態式底下,美國佛羅里達的海灘上依舊擠滿了人潮,因年輕人,學生們不想錯過春假,也因為美國總統川普一直漠視專家的意見,並且告訴國民安心放心。川普的維穩宣示說了一遍又一遍,最終,有很多國民也就真的不把生離死別當成一件事。

很不幸的,事實證明,新冠病毒並不像傳說中那樣比較不會上年輕人的身,瘟疫上身,一直都是無差別的。也因此,美國的醫療體系很快就被29到49歲的人群霸佔了,而那些死亡豐險偏高的老人很可能因為年輕人搶奪醫療資源而不幸在原來刻救的情況下錯失被搶救回的寶貴時機。

年輕人不想殺人,但他們的輕忽,放縱,卻很可薴稱為間接殺害長輩的幫兇。

在泉球確診人數突破,死亡人數超過,上面這些片斷,在全球四十萬確診者及一萬七千人死亡(0324數據),只不過有很少數有機會被紀錄傳播的案例。每一個生離死別,都自有一短令人鼻算的過程,而瘟疫,經常會災極短的時間之內製造出無法計數的心酸與悲劇。

意外來襲,全球人類被迫面對看獨見的狠毒敵人

瘟疫是什麼?

瘟疫又稱大流行,指具有大型傳染力且會造成大量死亡的流行病。一般認為,現代醫學與公共衛生相當發達,昔日令人恐慌的瘟疫,被普遍認為都可以有效控制在流行病的等級,而不至於演變成為瘟疫,現代專用語又稱之為全球大流行。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定義,大流行病要符合三個基本條件:

1,一種新病原在人群中出現。

2,病原因感染人,引起嚴重病況。

3,病原易傳染,特別是在人與人之間傳染。

而全球大流行的定義則是,大流行病在全球各地普遍傳染爆發,從某個角度而言,全球大流行等同於全球性蔓延的大瘟疫。

瘟疫的可怕特點

一,瘟疫跟戰爭一樣,對人群具有高度滅絕性的威脅,但瘟疫卻又跟戰爭不同,瘟疫看不見敵人。

二,瘟疫常常在人們不認為會到來的時代到來。

三,瘟疫常常在人們認為不會感染的時候感染。

四,具有狡猾特質,在人們努力抵禦的時候會有可能暫時消退,但當人們開始鬆懈的時候,又會全面反撲,從而導致大量的致病與死亡。

五,冷酷無情,瘟疫毫無憐憫之心,攻擊宿主無分男女老幼,以至於,有許多的家庭可能會在一場瘟疫而全家慘遭滅門。

六,察看不到,卻又無所不在,鬼魅般的存在令人防不勝防。

事實上,這一次武漢肺炎,就是在人們認為祂不會來的時候意外到來,並且在大多數人不認為會染病的時候快速趁隙傳播。

從一月底到三月中,在五六十天之間,武漢肺炎從中國的災難快速席捲全球,世界衛生組織從而在3月11日正式宣佈武漢肺炎進入全球大流形,也就是,武漢肺炎已經成為一場看不到終點的全球瘟疫。

全球瘟疫簡史

醫聖張仲景在傷寒論中自序說:「余宗族素多,向餘二百。建安紀年以來,猶未十稔。其死亡者三分有二,傷寒十居其七。」

這是張仲景描述建安年間的瘟疫慘況,在他的宗族中原來有超過兩百人,但經過建安年間的「傷寒」瘟疫,死亡了三分之二,以兩百人計,經過建安傷寒之後,則兩百人僅有八十人存活。

同時代的曹植則以殭屍之痛描繪瘟疫的悲淒。曹植說:「建安二十二年,癘氣流行,家家有僵屍之痛,室室有號泣之哀。或闔門而殪,或覆族而喪。」

所謂的闔門而殪,指的就是在瘟疫中滅門,全家罹難。而覆族而喪,指的是整個宗族無一倖免,竟致族滅。

除了建安傷寒之外,歷史上可謂瘟疫不斷,其死亡人數每一個都是令人觸目驚心。

茲就其重大者,簡單整理臚列如下:

安東尼大瘟疫,公元165年至公元180年,未知的瘟疫類型,死亡人數約為500萬。

建安大瘟疫,公元195年至公元220年,瘟疫類型為傷寒,死亡人數超過1000萬。

塞普勒斯大瘟疫,公元251年至公元270年,未知的瘟疫類型,死亡人數約為500萬。

查士丁尼瘟疫,公元541年至公元542年,瘟疫類型為鼠疫,死亡人數2500萬。

歐洲黑死病,公元1347年至公元1352年,瘟疫類型為鼠疫,死亡人數超過7500萬。

墨西哥瘟疫,公元1518年至1568年,瘟疫類型為天花,麻疹,傷寒桿菌,死亡人數超過1700萬。

歐洲流感,公元1556年至1560年,瘟疫類型為流感死亡人數2500萬。

亞洲鼠疫,公元1855年至公元1896年,瘟疫類型為鼠疫,死亡人數1000萬。

西班牙流感,公元1918年至1920年,瘟疫類型為流感H1N1,範圍為全球,這是史上第一個全球性的大瘟疫,死亡人數5000萬。

亞洲流感,公元1957年至1958年,為一全球性流感瘟疫,死亡人數100萬。

香港流感,公元1968年至1969年,為一全球性流感,死亡人數75萬。

COVID-19(新冠肺炎或稱武漢肺炎),公元2019年12月迄今,為一冠狀病毒流行性疾病,死亡人數仍舊在不斷攀升之中。

瘟疫,除了殺人無數之外,還常常導致一個時代的凋亡並陷入漫長的黑暗之中。

每個時代的大瘟疫,也都有令人驚魂攝魄的記載。除了中國古籍裡「或闔門而殪,或覆族而喪」這種相對隱晦的記載,古羅馬人的記載就相當直接寫實。例如,關於長達15年的安東尼大瘟疫,史書是這樣記載的:「人死後早已無人收屍埋葬,在街道上,門庭裡,廣場上,甚至在海灘上,到處都是死屍相疊,任其腐爛,而腐屍的嘴裡或已經開劣的肚子,則不斷流出膿水。」而當時的羅馬皇帝安東尼也死於瘟疫之中。

另外,規模較小,死亡人數約為一百萬人的奧羅修斯瘟疫也留下了這樣的史料:「有時,當人們正在互相看著對方進行交談的時候,他們就開始搖晃,然後倒在街上或者家中。墓地用完之後,死者被葬於海中。大量的屍體被送到海灘上。成千上萬具屍體「堆滿了整個海灘,就如同大河上的漂浮物,而膿水則流入海中。」

瘟疫就是如此可怕,所以近代人們都盡量不使用瘟疫這個字,此次,而此次,世界衛生組織,也以大流行(Pandemic)來代替瘟疫(Plague)。

但是,瘟疫從來並未遠離人類社會,祂總是會在人類最沒有防備的時候,給予人類難以承受的致命打擊。

 

More from 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