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口罩、勤洗手、保持社交距離 安度瘟疫三大準則

【記者張永華/ 台南報導】

自從達爾文提出了進化論之後,科學的地位正式超越宗教,成為人類面對災難、解決疾病的主流憑藉,一百五十多年來,科學的地位步步高升,而宗教在人類社會的地位,則節節敗退。

科學是現代人解決問題的主流方案,但是,科學也常常會有「力有未逮」的情況。地球資源日趨匱乏、氣候逐漸暖化,科學似乎還沒有令人安心的解答;而面對颶風暴雪、森林大火、地震海嘯,科學也經常捉襟見肘。

上述難題,並不會對大多數人產生急迫性的致命威脅,因此,科學界還可以慢慢探索解決方案。

但是,面對大流行病,特別是前所未見的新型流大行病,科學界在時間條件上常常屈居下風,探索解決方案的努力往往緩不濟急。

以此次武漢肺炎為例,魔鬼已經流竄,全球幾近完全淪陷,截至截稿(2020年3月20日),全球疫情概況為,195個國家中有191個國家淪陷;全球總確診人數超過53萬人,死亡人數2.4萬人,危症重症人數1.7萬人;治癒出院12.4萬人(治癒率24%)。

其中,美國確診人數8.5萬已超過中國的8.1萬,成為確診人數最多的國家;而義大利的死亡人數8,215則全球最多,死亡率高達10.19%。

圖片來源,引用自pexels.com;by CC 2.0

所有的情況,在在都顯示疫情的發展讓人無法樂觀。

也因此,全球科學界莫不加快步伐,加緊研究藥物與疫苗。

包括美國、中國在內,一些國家為了因應疫情的急迫性,決定跳脫太平時代嚴謹的動物實驗階段,直接進行人體實驗,希望以最快的速度找出對抗病毒的疫苗。

美國研究人員在進行首次臨床實驗後於3月中宣稱,有希望可以把原本需要有長達七年研發期的武漢肺炎疫苗縮短到12至18個月內就可以上市。也就是說,如果一切順利,武漢肺炎疫苗最快有可能在明(2021)年二、三月間,就能夠問市救人。

另外,日本、德國、英國科學界也都相繼傳出各種疫苗研發的好消息。

有一位病毒專家對於台灣的生技技術能力別具信心,他認為,台灣在武漢肺炎疫苗的研發方面,很可能是世界上一匹黑馬,就像第一階段的防疫「惦惦呷三碗公半」取得領先全球的成就一樣,台灣的武漢疫苗研發,仍然會有讓全世界刮目相看的表現。

不過,國光生醫總經理留忠正認為:「台灣相關法規相對保守,無法像美國那樣再緊急狀態下直接進行人體實驗。」

在依法按步就班的情況下,顯然不利於與時間賽跑,而這一種法規的綑綁,很有可能是台灣在武漢肺炎疫苗研發速度上面的一大挑戰。

就算美國科學界真的能夠如此神速的實現在最快一年內推出具有抗毒效果的武漢肺炎疫苗,只是,在疫苗還沒真正出現之前的未來十二個月期間,全球人類仍然會在暴露在已經全境擴散武漢肺炎病毒的高風險環境之中。

顯然的,在等待疫苗藥物這一段漫長的期間,人類必需倚賴疫苗及藥物以外的其他手段,來救濟不足。

在疫情爆發之後,包防疫指揮中心,防堵,減災,隔離,封城,方倉,分流,分倉,防護罩,防護醫等等醫類從前相對冷門的詞彙,一時間紛紛成為媒體上的讓門用語。而這一大詞彙,大多數都是政府的防疫決策與措施。

至於,一般人,戴口罩、勤洗手、保持社交距看似簡單,卻也是迄今最被廣泛肯定的個人防疫三大法則。

戴上口罩是避免飛沫傳播的重要手段,現在,戴口罩在台灣幾乎已經成為一種全民運動,對於避免個人遭受飛沫傳染,具有極大意義。

但是,接觸傳染卻是極易被忽略卻又十分危險的傳染方式。

在火車上或捷運車廂裡,還是可以看到有一個沒有戴口罩的人,忽然忍不住咳了兩下(或打了兩次噴嚏),並用手摀著口鼻。然後,他下意識的把手掌上的咳嗽分泌物揩在自己的褲子上,接著又用同一個手掌去抓握車箱裡的鋼管或安全拉環。

他下車後,馬上會有不只一位乘客,在毫無警覺的情況下用手去抓握那支鋼管或拉環。

如果那位咳嗽的一位無症狀感染者,那麼,在無形中,病毒已經趁著他的各種不自覺的動作成功的散播出去。

這個時候,勤洗手乃成為避免成為病毒下一個受害者最重要的防線。

在21世紀20年代,科學依舊是解決問題的主流方案,只是在科學真正找到解決方案之前,面對病毒,人類必需更為小心謹慎,戴口罩,勤洗手,相信並配合政府的防疫政策。

小心駛得百年船,面對看不見卻又無處不在的的狡猾敵人,豈可掉以輕心?在輕忽中危害自己的生命,對他人造成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