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對民生經濟重創

【記者孫崇文/ 台中報導】

爆發於中國武漢的武漢肺炎(新冠病毒,COVID-19)持續擴散,這種疾病打擊全球經濟,也可能在中國造成政治效應,而且不會是最後一個新型惡疾。

武漢肺炎是否成為大流行?它提到有兩件事可以說明新的傳染病為什麼如此令人擔憂,一是病例呈指數增加,引發世人憂心醫療照護系統崩潰、社會及經濟動盪、以及演變成致命流行病;二是深深的不確定性,稀少的數據及相互矛盾的報告,顯示科學研究人員無法排除最糟的情況發生,這就讓許多危言聳聽的消息變得氾濫。

最有可能的推估是這種病已在中國扎根,散播到全球的風險很高,甚至變成週期性的季節傳染病;它可能變得不如季節性流感致命,但還是會很嚴重。短期內,這種病會打擊全球經濟,且視控制疫情的手段而定,也可能會在中國造成政治效應。

最大的不確定性是,未通報的武漢肺炎病例到底有多少?中國的基層醫療照護發展還不完全,有些病患可能被繁忙的醫院拒收或轉走;又或許有更多病患的症狀輕微,不知道自己染病。

香港學者建立的模組顯示,至1月25日已有上萬人感染,疫情在幾個月內會達到高峰。若真如此,病毒就比原先認定的傳播更廣,也更難控制病毒蔓延到中國以外的地方;病毒的致死率會因累計病例數的增加而降低,但就像流感,仍有許多人會喪命。

雖然疫情降溫時,經濟也許會反彈,但中國共產黨的名聲,甚至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聲望,可能都會遭受較長期的影響。中共宣稱,借重科學,共產黨的治理比民主體制更有效率;然而,若使出強硬手段還沒辦法控制疫情,這種說法只是自打嘴巴。

儘管做了許多努力,疫情可能仍很嚴重。在非洲及亞洲貧窮地區的一些健康系統,根本無力隔離病患及追蹤接觸過患者的人群,在此情況下,想要控制疫情很大程度上仰賴病患在症狀輕微期間、或者出現症狀前是否具有傳染力,因為這類患者很難判定;另外還要視病毒是否突變成更具傳染力或更致命。

全球面對2019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因應速度已是前所未見地快速;即使如此,仍可能造成很大傷害。隨著人類侵占更多新棲地、養殖更多牲畜,以及人口群聚在城市裡、大量移動、全球暖化,新疾病的出現將成為常態化。一項研究估計,這將讓人類付出每年600億美元的代價。

繼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中東呼吸症候群(MERS)之後,武漢肺炎是最新的惡疾,而且不會是最後一個。

受武漢武漢肺炎疫情衝擊,東南亞各國紛下修2020經濟成長目標:柬埔寨:2020經濟或放緩、馬來西亞央行:首季經濟成長料受挫、越南:2020年GDP從預定的6.8%下降至6.55%、新加坡:2020年經濟成長恐萎縮0.5%、泰國:2020經濟成長率可能不到2%。

武漢肺炎飛機出不了國 全球經濟到底有多危險

武漢肺炎疫情蔓延全球,不只美國聯準會緊急宣布降息2碼,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更一舉將2020年全球經濟成長率預估值調降至2.4%,為金融危機以來最低水準,如臨大敵的舉動,令人憂心之餘,不免疑惑「到底出了什麼事?」

疫情引發的經濟危機並非史無前例,然而重要國際機構均嚴正示警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將對全球經濟帶來威脅,關鍵在於中國已長成了參天大樹,其經濟果實也因全球化,透過貿易、觀光、採購等方式,滲入全球大大小小的經濟體,一旦大樹遭受「毒害」,其他國家也難以倖免。

「中國大陸已經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不僅是世界工廠,也是世界主要市場,對全球經濟重要性迥異於以往」,國發會近日在一份疫情對經濟衝擊報告中,解釋武漢肺炎讓全球膽戰心驚的理由。

2003年爆發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全球病例數為8096例,光是中國、香港、台灣就占了逾9成比重,如今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則遍及全球90多個國家及地區,日本、韓國、德國、義大利均淪陷,全球確診人數已飆破10萬人。

進一步檢視中國的經濟規模與影響力,占全球GDP比重為SARS時期的4倍、對全球經濟成長的貢獻約1.7倍。

也難怪德國知名智庫、基爾世界經濟研究所(IfW)嚴正示警,全球經濟可能重現「雷曼時刻」,國際貨幣基金(IMF)總裁喬治艾娃則呼籲,針對疫情應採取全面、「毫無遺憾」的因應。

消費信心首當其衝 觀光慘業雪上加霜

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具有高度傳染性,對經濟的衝擊則以消費信心為起點,逐步蔓延觀光旅遊、製造業、全球供應鏈,並對金融帶來血洗式衝擊。2月下旬開始,日本、韓國疫情連環爆,隨後義大利、德國、美國確診病例數迅速竄高,恐慌情緒猶如燎原之火愈燒愈旺。當血拼、吃美食的愉悅比不上染疫的恐慌,首當其衝的便是百貨零售、餐飲業等以實體服務接觸消費者的產業,以往的商圈鬧區、排隊名店,如今門可羅雀,不只日本旋轉壽司基於防疫「不轉了」,台北知名餐廳「阿金台菜海鮮餐廳」也宣布3月1日起,無限期停業。

隨著疫情擴散,國際人流急凍,島內以觀光、飯店、百貨、餐飲等為主力的產業消費力,驟降到令人窒息的冰點,哀鴻聲從四面八方透過各種管道,傳進行政院院長蘇貞昌的耳裡。

2月13日,蘇貞昌拍板定案,為因應武漢肺炎(COVID-19,武漢肺炎),行政院將制定「特別條例」,並編列上限600億元特別預算,送立法院審議,這筆經費除了將協助觀光運輸、零售餐飲、農業等遭疫情重創的產業度過難關,也預計配合發放價值20億元的「振興抵用券」,活絡國內經濟。

圖片來源,引用自pexels.com;by CC 2.0

跨部會總動員 「非常手段」48小時拍板安定民心  

蘇貞昌邀集相關部會首長舉行「因應疫情產業紓困方案會議」,當時只是想通盤掌握交通部、經濟部、農委會等單位,各自需要多少「彈藥」應急,再決定相應對策;對於是否要另行籌措財源、編列特別預算,仍未下最後決斷。

當天與會的交通部長林佳龍,先表達觀光運輸業面臨的嚴峻狀況,並拿出早已準備好的紓困及振興產業方案,希望行政院同意編列特別預算,以免排擠其他業務。

「2002年(爆發「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前一年),台灣全年的國際觀光客人次還不到300萬,現在每年來台旅客人次已超過1000萬,從觀光運輸到內需產業的衝擊,都遠比17年前更大。」負責彙整經濟部主管產業狀況的政務委員龔明鑫分析,「SARS期間政府提出防治及紓困暫行條例,編列五百億元特別預算;但這次武漢肺炎疫情牽涉層面更廣,如果只靠各部會以既有預算『移緩濟急』,恐怕沒辦法滿足總統提出的指示。」

從SARS經驗找對策 不只編特別預算紓困   還要振興產業

「如果真的應該做,那就做吧!」聽到這裡,蘇貞昌當機立斷做出裁示,要求與會人士朝編列特別預算方向思考,重新檢討紓困計畫;但除了紓困,也必須同步考量疫情回穩後的振興方案,藉機調整產業體質。在行政院院會上通過的特別預算案輪廓,就此成形。從SARS經驗研判,當性質類似的武漢肺炎來襲,專做國內外旅客生意的觀光運輸業,勢必成為首當其衝的重災區。

觀光運輸業是重災區 陸客不來+傳染病疫情   雪上加霜

日月潭觀光產業發展協會理事長陳明賢就說,自從2019年陸客數量銳減,中彰投地區觀光業者就開始討論成立聯盟,期望整合地域性都會與自然資源,提供互補多元的旅遊行程;但自從武漢傳出疫情以來,當地客流又再減少五成,連外國客(非中國籍)都不見蹤影。

「旅遊不會消失,只是因為消費者信心不足而被延遲。」在疫情肆虐當下,傷害衝擊無法避免,花再多行銷費用都無法刺激業績,業者現階段能做的,就是趁機更新設備、進行員工訓練,等待回春時機,交通部提出的短期紓困計畫,對業者不無小補。

「交通部林佳龍認為的方案是隨時準備好兩套劇本,如果疫情惡化,觀光業者可以繼續休養生息、調整體質;如果疫情威脅很快過去,業者也能馬上迎接反彈爆發的商機。」

開工第一天,蔡英文主持國安高層會議後發表的八點要求中,也包括「對受疫情和網路交易雙重影響的賣場、百貨業者,提出支持措施」,顯見政府高度重視內需產業的衝擊。

經濟部為協助受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影響事業取得紓困及振興所需資金,已於109年3月12日訂定發布「經濟部對受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影響發生營運困難產業事業紓困振興辦法」,並於3月16日發布「經濟部對受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影響發生營運困難事業資金紓困振興貸款及利息補貼作業要點」,受影響事業可開始向金融機構申請貸款及利息補貼,申請期限自109年3月16日起至109年9月15日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