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吳哥窟/文史工匠「匡進福」 用雙手磨現歷史為後代世人/接脈傳宗~

圖文:文史工匠「匡進福」接受記者專訪~(記者陳宥森/拍)

(記者/陳宥森)臺南/採訪報導~

身體髮膚受之父母、自然之物受之天地、宇宙·間無不是父母所賜、位於臺南學甲的(老塘湖藝術村)是天地所賜、汗血所 渠~

老塘湖之父「匡進福」年輕時期、苦學醫術修得一門過人的中醫技士、拔苦無數苦海掙扎的邊緣人。

「匡進福」借此用醫德雙手 撫平歷史傷口、醫術仁心結合藝術巧手、堆疊出古道排列的建築工法、文史工匠「匡進福」左手掌扶著古磚右手握著工鎚、目視著眼神對古磚仔細打量、腦波早已跟古磚對話完畢、只見右手一敲古磚瞬間現出規格的圖型、服服貼貼的安睡在「匡進福」手中、定位在古法的懷抱裡。


圖文:文史工匠「匡進福」接受記者專訪~(記者陳宥森/拍)

由於文史工匠「匡進福」長期接觸水泥、時常赤裸用雙手表皮接觸水泥、磚塊、鐵條、釘子木頭使得手掌起泡、割傷、粗礦水泥物質起化學過敏、讓「匡進福」雙手變得殘破不堪、猶如曬乾的菜瓜布、珊瑚礁石礦野滄桑就如同一本被歲月風化的史冊、退色的字體再也拼湊不出完整的原文、再也回不去原始美麗的風貌、只為找回臺灣失去的歷史、用一生換得的代價。

文史藝術工匠「匡進福」用生命護歷史、用雙手撫平來時路讓後代子孫有一條平坦原始風貌的泥磚路、直通古城文化交流老祖宗的建築智慧、結合天地之物是何等敬天愛地德仁合。

圖文:文史工匠「匡進福」接受記者專訪~(記者陳宥森/拍)

匡進福」對待古磚古木就像對待自己的兒女一樣的受寵呵護、甚麼樣的型磚配甚麼古材、 定位何方瞭若指掌、中醫仁術的底子使得「匡進福」懂得探測古生命、內心的掙扎、命中把脈為史物拔苦還生。

文史工匠「匡進福」半神半鬼一天睡不到三小時、白天喜歡躲在陰暗潮濕的空間造歷、夜間卻如行屍走肉、獨自靈感夢遊於自己的武俠天國之間、靜靜坐在湖泊與柳蔭光影之間與靈感之神交會、激發築夢畫作的火花、這就是藝術家「匡進福」生命的燃點。